音乐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数娱梦工厂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不得不承认,独立音乐和潮流亚文化正在中国以不可忽视的姿态迅速成长。

今年夏天,借由超级网综《中国有嘻哈》,Hip-Hop红遍大街小巷,在许多业内人士看来,旗下坐拥红花会和Tizzy

T等嘻哈歌手的摩登天空可能成为这波热潮背后的最大赢家。摩登天空CEO沈黎晖却对数娱梦工厂表示,「对我们而言会有自己的路线图,相比看所谓的趋势,摩登天空更倾向制造趋势。」从2016年11月摩登宣布成立嘻哈厂牌MDSK,陆续签约万妮达、陈冠希,年底在广州草莓音乐节设立嘻哈舞台,2017年3月宣布签约红花会、Tizzy

T、满舒克到再次签约三组嘻哈艺人,9月初在成都举办首个MDSK音乐节,这不到9个月的时间里,嘻哈音乐从地下生根发芽,开始有了更多的可能性。

面对旗下歌手「偶像化」的质疑,这些如今拥有大批嘻哈歌手的沈黎晖来说,也许跟未走红前并没有什么不同。在他看来,这些都是认真做音乐的人,也是真实有缺点的人。「所谓粉丝,他们会随着年纪成长,但对眼前的,我们也不会刻意去怎样。我就特别反感「人设」,真实的东西总会回归到真实。」沈黎晖说。

这波嘻哈热度到底能沉淀下来多少乐迷目前还不得而知,但从首个MDSK音乐节的火爆程度也许能窥见一二,摩登天空将继续他们的音乐之旅。9月26日,《摩登天空8》合辑唱片在全网发行,入选其中的音乐人、乐队包括张曼玉、陈冠希、红花会、满舒克、万妮达、重塑雕像的权利等。既代表了华语独立音乐人在2017年的一次强有力的发声,也是对当下华语流行音乐前沿趋势的呈现。

同时,摩登天空将打造的文化景观又扩充了一个版图——成立MVM(ModernskyVisionMaker)创意视觉厂牌。视觉表达从来都是摩登天空DNA中重要的一段,沈黎晖表示,「我们会有很多跟艺术、时尚、生活方式有关的跨界,因为还是想把酷的东西集成在一起,我觉得这个时代也是一个视觉的时代吧,这些东西都相辅相成。」

作为一家全新概念的综合娱乐公司,摩登天空的业务范围从音乐制作、版权、艺人经纪延伸到了场地运营、演出、线上直播和票务、媒体运营等领域,但最为知名的,还是音乐节。自2009年草莓音乐节创立,到2010年走出北京,走向全国,草莓已经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和品牌。

「草莓大概是每年20场的一个体量,MDSK今年可能还有两站,明年会做到八站左右。摩登有七、八个不同的音乐节品牌,有些可能做的比较窄或者只有一站,草莓是最多站,MDSK可能是我们第二重要的。」

沈黎晖认为,中国的音乐节产业还处在中期偏早的阶段,音乐节数量相比国内的城市数量,还是比较少的。他笑言,中国去年统计有200多个音乐节,而欧洲每年有几千个音乐节,其中瑞士就有200多个。

如果说摩登天空成立之初只是个民营唱片公司,那么经历二十年风雨,如今的沈黎晖已将目光瞄准了整个纵向音乐市场和横向世界范围。谈及资本时,他语气轻快,「跟这些资本家打交道,就是各取所需吧,当然投资摩登的人都赚了很多,所以对我来讲,下一步是被动的,我也完全没有这方面经验,再往前走是什么,会走到哪儿我完全不知道。」

「我特别反感人设」

音乐才是最本真的东西数娱梦工厂:您如何看待通过综艺选秀节目来推广小众音乐?

沈黎晖:因为电视主要完成的是一个「秀」的工作,不管是综艺还是真人秀,但这个秀如果是假的,现在的观众也能体会。我觉得《中国有嘻哈》这点就做的特别好,他通过把歌手真实的一面甚至是缺点进行放大,把「秀」的元素展现出来,同时又不失这些人的原貌,这个度把握的比较好,成功是在节目的成功,音乐反倒是第二位的。

不过这个「秀」对于推广一种文化或者音乐类型而言是很大的帮助,之后的事就要回归到音乐本身了。前面可能是一个综艺或者电视行业的事儿,可能它能带动这个东西,但最后能沉淀下来往前走多远,还是要看你在音乐行业本身的成长性,你得有真东西。

数娱梦工厂:但这些原本偏地下的嘻哈歌手现在看起来更像是偶像歌手,您会不会觉得嘻哈文化在商业包装下已经变质了?

沈黎晖:其实我个人不是特别关心这个东西,举例红花会吧,它本身不是一个偶像团体,如果是我们也不会签。摩登旗下虽然有不同类型的音乐人,但有一个共性,他们都是真正做音乐的人,也是真实有缺点的人。

如果一个青春期的粉丝非得要一个完美的形象,把这些歌手进行所谓的「偶像化」,我觉得并不现实,我就特别反感人设,我觉得真正好的音乐人不需要人设。对于摩登天空,我们并不刻意去设定这个,既然选了他们,他们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,他的缺点也是无法掩盖的,所以这些事也变成了两个系统的事。所谓粉丝,他们会随着年纪成长,但对眼前的,我们也不会刻意去怎样,真实的东西总会回归到真实。

数娱梦工厂:您觉得粉丝经济对于音乐行业而言是一个怎样的因素?

沈黎晖:我只关心歌手是不是真的好,他的音乐是否是他本真的东西。或者说你会发现,20年间,我们这么做的公司活下来了,其他全玩完了。如果你包装一个偶像,让他做不擅长的事,或者把他包装成特定形象的人,最后也很难收场。也许我们的团队比如MDSK厂牌有点在考虑这个问题,但对我来讲这并不是摩登天空主要的工作。

最近我们公布「重塑雕像的权利」在欧洲有十一场的演出,每场观众都是几万人,这对中国的音乐来说,比粉丝经济有意义得多,而不是谁又上热搜了。因为音乐真正到了一个程度它才能到这个系统,比如它获得了很多音乐媒体的高评价和推荐,另一方面也跟我们建立了美国公司、英国公司有关系,我们用了一个工业的方式把中国的音乐推向世界。

上个月我在巴黎的酒店打开电视,看到我们纽约公司签的一个乐队正在现场演出,这让我感觉到我们和世界真正在发生联系,而我们最近会在纽约和洛杉矶举办「摩登天空音乐节」,这些都是正在发生的事情,我们正在创造历史。

音乐节不止是音乐节

它是个审美系统数娱梦工厂:9月初,摩登天空在成都举办了首届MDSK音乐节,接下来办音乐节是会侧重这种垂直音乐类型的还是综合性的?

沈黎晖:草莓大概是每年20场的一个体量,MDSK今年可能还有两站,明年会做到八站左右。摩登有七、八个不同的音乐节品牌,有些可能做的比较窄或者只有一站,草莓是最多站,MDSK可能是我们第二重要的。

数娱梦工厂:很多城市都开始举办自己的音乐节,摩登天空的音乐节如何在市场中竞争?

沈黎晖:对摩登天空来讲,音乐节肯定不止是个音乐节,我们会把音乐节看成一个线下呈现的结果,这结果可能是说我们签了怎样的艺人,有怎样的视觉系统,想传达什么理念。

事实上摩登音乐节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是自己的,比如刚结束的天津草莓音乐节,其中80-90%的艺人都来自摩登旗下,第二你会发现,从经纪人到后台,包括制作、灯光、音响、舞美的工作人员,都是我们公司的,这样就会把声音质量跟艺人完全连接在一起。摩登的线下平台ModernSkyNow现在有四千多万的下载量,做直播和线上票务,也是通过这个卖掉了50%的门票。内容方面,我们设立了一个Young

Blood舞台,用于发现新人乐队。

拿草莓这样的音乐节举例,它的逻辑跟单体的音乐节完全不同,在全世界都很少见。比如「500里城市音乐节」,就在昆明创建成长,所以就结合了很多本地吃喝玩乐的特色,还有「影响城市之声音乐节」,是集合全世界音乐产业人到中国来交流的一个平台,同时还能面向观众。其实音乐节也需要有不同的出发点,不同的审美系统来组合。有时候别人会模仿我们,可能表面上看起来请的艺人比较像,但其实这是个更深层和复杂的东西。

数娱梦工厂:您认为中国的音乐节产业发展到什么阶段?

沈黎晖:中期偏早吧,音乐节数量跟我们的城市数量相比,还是比较少的,举例欧洲可能每年有几千个音乐节,中国去年统计是200多个,瑞士应该就有200多个音乐节。

我为什么记得这个呢?因为前年我参加一个论坛,论坛的其中一个论调是说我们的音乐节太多了,当时正好请到了瑞士一个音乐节的创始人,那我就问他瑞士有多少个音乐节,他说200多个,当时我们的音乐节可能只有50个,已经有人说太多了。所以这个事情无论在数量、体量还是在营收各方面还需要走很长的路。

摩登天空二十年

继续把酷的东西集成在一起数娱梦工厂:摩登天空在商业包装和潮牌方面是怎么安排的?

沈黎晖:我们最近公布了MVM这样一个视觉的工作室,会有很多跟艺术、时尚和生活方式的跨界,包括我们的一个ModernskyLab,做零售的部分和线下的艺术空间,因为我们还是想把酷的东西集成在一起,我觉得这个时代也是一个视觉的时代吧,这些东西都相辅相成。

数娱梦工厂:今年《摩登天空杂志》也是时隔16年复刊了。

沈黎晖:杂志我们就是做着玩的,反正也亏不了多少钱。因为我个人是特别喜欢杂志的,网际网路时代信息太多了,反而需要一些人去整理这些东西。其实我们在湖南还有一个Modernskyradio的电台。我觉得现在这个年代做杂志、电台这些传统的东西,都挺酷的。

另外我们大概会在今年第四季度公布100张黑胶唱片的出版计划,其实这些都是挺费力不讨好的事。但好像有些事也没什么道理,我们不能完全从财务或者经营角度出发,更多还是出于兴趣吧。

数娱梦工厂:音乐IP的影视化逐渐成为了热区,您接下来也会尝试跨界?

沈黎晖:已经在尝试了,摩登天空去年成立了摩登天空传媒,由原来奥美广告的总裁陶雷负责,公司在做一些小型的电视栏目,也在孵化一些网剧。

具体项目的话,我们跟英达导演正在孵化一个音乐情景喜剧,他来当导演,我们来提供一些基础的想法、艺人资源,等于是一个联合投资的概念。还有和爱奇艺合作的一个音乐节目《摩登拼车秀》,旗下的嘻哈艺人都将参与。当然网剧和电影我们都有想法,但不在我们短期必须要完成的计划里,还是要看缘分。

我们也曾经孵化过所谓的乐队真人秀,但合作方觉得节目中应该有比较多的翻唱,我是觉得不应该翻唱,就应该要他们的原创,当然看起来是很小的一个细节,实际上是一个很原则的问题,所以就放弃了合作。

数娱梦工厂:摩登天空已经拿了5轮融资进入C轮,估值早已突破10亿人民币,在资本市场方面下一步有什么打算?

沈黎晖:跟这些资本家打交道,就是各取所需吧,我们需要资金发展,他们能够得到资本上的回报,既然拿了钱,这也是我们的责任,当然投资摩登的人都赚了很多。我觉得资本是中性的,是个工具,它本身并不代表什么,你要使用这些钱去做你感兴趣的事儿,同时这些事儿也能带来财务上的回报,这件事情其实很难,但对摩登来讲又很顺理成章。

对我来讲,下一步是被动的,我也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经验,再往前走是什么,会走到哪儿我完全不知道,摩登本身就是一个小的labor出发,当初好像只是因为喜欢音乐、喜欢自己的乐队、想成为一个rockstar才去做的一个事情。这么多年之后,初衷也还是没有改变,至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谁知道呢。

文章来源:微信公众号数娱梦工厂